?
  您好,歡迎訪問漢濱網!
首頁  > 感動人物
今秋桂花分外香
記漢濱區瀛湖鎮桂花村第一書記廖琳
發布時間:[2019-09-10]文章來源:[本站]文章作者:[匡世友]瀏覽次數:1539

金秋時節,秋意漸濃。筆者驅車前往漢濱區瀛湖鎮桂花村,湖光山色間,風景格外迷人,大地上處處洋溢著豐收的喜悅。

從安康城區出發,車行兩個小時,沿途山路崎嶇,曲折蜿蜒。不經意間,一棵高聳挺拔的桂花樹映入眼簾,樹齡約有數百年,樹冠如蓋,郁郁蔥蔥,散發著濃郁的清香。

“廖書記,明天上我家喝兩盅!”通村公路上,貧困戶萬義兵佝僂著背,扛著鍋碗瓢盆趕路,“俺今天搬新家了,我回家準備幾個菜,明天你一定要來坐一下啊”。村民老萬笑得合不攏嘴,顯然他對廖書記很感激,更對自己告別破舊的土坯房,搬遷到集中安置點的幸福生活充滿期待。

霧嵐裊裊的山間,散落片片茶園。車子駛過一道道山嶺,就來到了村委會:黃墻紅瓦的房屋,干凈整潔的院落,在習習秋風中,顯得十分靜謐。室內,干部忙忙碌碌,鍵盤的敲擊聲、打印機的“滋滋”聲不絕于耳,這里已然成為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的前沿陣地。

2.jpg

“這個書記很較真”

以前,這個村級活動場所曾經是村里的一個小學,一年四季,樓道供奉著神像,前來燒香的村民,絡繹不絕,祈求神靈庇佑。學校本應該是傳播文化、成風化人的場所,怎能搞封建迷信?群眾意見很大。

“我們多次將供奉在這里的神龕移出校外,但過不了幾天,總是有人又悄悄搬了回來,把學校搞得烏煙瘴氣。”原桂花村黨支部書記鄧玉堂也感到十分無奈。

后來,學校生源自然減員,學校撤并。這里的校舍一直處于閑置狀態,時間一長,就成為周邊村民堆放雜物的庫房。

桂花村位于瀛湖鎮西南部,與嵐皋縣接壤,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71戶527人。2018年3月,包抓幫扶部門漢濱區人社局選派作風硬、能力強的廖琳到桂花村擔任駐村扶貧第一書記。剛上任時,村“兩委”一班人擠在幾間狹小的舊村活動室辦公。每逢雨季,屋里常常漏雨,晚上睡覺蟲子掉在臉上,別說辦公就連住人都是問題。

何不把閑置的校舍改建為村級活動場所?原來,事情并非想象的那么簡單。一方面是村民們世世代代供奉的神靈,另一方面是周邊住戶長期私自占用的庫房。既要打破根深蒂固的封建迷信,又要牽動一部分人利益,難度可想而知。

“其他干部害怕得罪人,誰都不想出這個頭,我就不信這個邪。”有著一股子倔強勁的廖琳,打算把破迷信、除陋習、樹新風作為自己上任后燒的“三把火”。

反復動員無效后,去年夏天的一個雨夜,廖琳組織村民把供奉的神龕扔進山溝,但仍有個別村民繼續提著祭品、端著香火前來祭拜,廖琳對其進行了嚴肅的批評教育,并在全村通報批評,納入新民風黑榜管理。

“這個書記很較真,菩薩都敢掀。”后來,村里每逢初一、十五再也沒有人來燒香拜神。自此,文明新風漸入人心,吹進了村民的心田。不光是與封建迷信較真,在村上凡是傷及群眾利益、政策執行、隊伍管理、公共行為的事,廖琳都會“錙銖必較”。為此,“四支力量”隊員還給他封了一個“較真書記”的頭銜。

“村里有了大變樣”

“脫貧攻堅等不起、慢不得,要的就是實打實。”廖琳帶頭做表率,充分發揮“四支隊伍”作用,嚴明工作紀律,認真落實“一約四會”制度和村干部坐班值守制度,扎實開展道德評議,親自制定村規民約、環境衛生、飲水管理等規章制度,重拳整治亂點亂象,營造了良好的發展環境。

“干部作風轉變了,與群眾的交流就多了,感情也就融合了,群眾自然就信任了。”村黨支部書記周國順覺得現在當村干部說話群眾響應了,干工作底氣更足了。

22.jpg

遏制了歪風邪氣,班子迸發出新活力,干事創業的勁頭就足了。在駐村扶貧干部的共同努力下,村民們主動騰出教室,廖琳還向所在單位積極爭取,籌資45萬元對破舊的校舍進行改造,解決了基層組織辦公無場所、活動無陣地的問題

桂花村境內山大溝深,交通閉塞,供電線路長、線徑小、電壓不穩定,用電難問題十分突出:電燈泡像個“蘭瓜花”,電飯煲煮的是“夾生飯”……

村上原有的配電室破舊不堪,電線如一團亂麻,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。去年冬天,配電室著了火,燒的像漆黑的鍋底。

廖琳多次跑到鎮政府和電力部門對接,爭取資金支持,對配電房進行改建。經過鎮村扶貧干部共同努力,2019年7月,投資300余萬元的改電任務順利竣工,村民們從此照上了優質電。

村里有了“主心骨”,村民們感覺現在的生活亮堂了,日子更有奔頭,脫貧的“精氣神”更足了。

兩年來,桂花村建成90戶的集中安置點一處,完成危房改造24戶,新建水窖4口,硬化村組道路3.5公里,改造 “油返沙”公路9.6公里,建成便民橋1座,升級改造村級活動室、標準化衛生室各一處,總投資達到1300萬元,村里的基礎條件得到大幅改善。

“來了好書記,村里有了大變樣。”群眾紛紛拍手稱贊。

“扶貧扶到‘根子上’”

“富”了腦袋,還要富口袋。

桂花村盛產茶葉,然而守著老祖宗留下的老茶樹,桂花村的村民們卻從未嘗到過種茶的甜頭。究其原因,根子在于管護粗放、品質不優、銷售渠道不暢。

怎樣才能讓這小小的一片葉子變成“黃金葉”?廖琳又開始忙著為村民們的產業發展找出路,積極邀請茶葉專家開展技術培訓,提升茶葉品質,主動對接市場,千方百計打造茶葉 “金”字招牌。

“當時,看到村上茶葉知名度不高,茶廠資金流轉困難,茶農采摘鮮葉積極性受挫。我就暗地想,一定要想盡千方百計,幫助村上去銷售茶葉。” 今年開春,廖琳當起了“茶販子”。

他常常凌晨一兩點開著私家車,拉著當晚剛剛加工好的新茶第二天一早趕到集市去賣,還發動自己的親戚、同學、朋友購買。僅春茶一季,廖琳就賣出四五百斤干茶,解了茶廠燃眉之急。

抓住了產業扶貧這個“牛鼻子”,才能實現由“輸血”向“造血”的轉變。目前,桂花村新發展茶園400畝,建成優質茶園4000畝,建成茶葉加工廠6家,茶農人均增收達1500元。桂花村一躍成為漢濱區名副其實的茶葉種植專業村。

“授人以魚,不如授人以漁。桂花村的茶葉產業成為了帶動當地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龍頭,不僅解決了當地就業增收問題,更帶動了上下游產業發展,扶貧扶到了‘根子上’。”漢濱區人社局局長李佰智說。

近段時間,正是桂花村集中安置點入住的時間。村民們雖然不舉辦“喬遷宴”,但都準備了幾個農家小菜,紛紛找到村委會來,非得要把扶貧干部請到新家坐一坐,喝上幾杯包谷酒。

“廖書記,今年村上脫貧了,你可是不能走,我們可都盼你留下來在村上繼續幫我們啊。” 在貧困戶萬義兵的新家,他情不自禁的說出了心里話。

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飄。夜空下,一陣秋風從河谷吹來,廖琳聞著桂花的芳香,嘴角流露出欣慰的笑容……


點擊排行
?
返回頂部
闲来贵州麻将代理网址